《摩天大楼》恐旷症作家吴明月:“甜蜜比痛苦难演”

2020-09-18 17:30:16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李煦 字号:T|T
摘要】以8.1分收官的《摩天大楼》剧作结构比较特别。每两集一个单元,讲一个跟案件相关的配角--他们的人生困境和亦真亦假的证言,让剧情不断反转,也构成解开案件谜底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

角色档案:吴明月

  身份:作家

  年龄:32岁

  住址:曼城的摩天大楼,C栋2002室。

  钟美宝的隔壁邻居,互相有对方家的备用钥匙。

演员档案:孔雁

  年龄:34岁

  代表作:话剧《空中花园谋杀案》《琥珀》《如梦之梦》

  电视剧《摩天大楼》《动物管理局》

  电影《冬去春又来》

  以8.1分收官的《摩天大楼》剧作结构比较特别。每两集一个单元,讲一个跟案件相关的配角--他们的人生困境和亦真亦假的证言,让剧情不断反转,也构成解开案件谜底不可或缺的一块拼图。其中,孔雁饰演的作家吴明月,是这些拼图里最特别的一块。

  吴明月是全剧中真正有病(恐旷症)的那一个,也是伪装最少的那一个,而她写的小说里却藏着通向真相的钥匙。新京报记者日前专访了这位曾跟孟京辉合作多部话剧,近年来开始涉足影视剧的演员。

  合作

  “好导演都是雌雄同体”

  《摩天大楼》是孔雁与导演陈正道的第二次合作。之前她在陈正道执导的电影《秘密访客》(待映)中饰演“一名比较传统意义上的职业律师”,干练周正,跟神经质又波西米亚风的吴明月相去甚远。

  《摩天大楼》的剧作结构对孔雁颇具吸引力,每个配角在各自的单元里拥有平均而充分的发挥空间。在吴明月的那两集里,她就是实际上的主角。二次合作陈正道团队,也让孔雁感到很安心,尤其负责吴明月单元的编剧她也熟悉,正是《秘密访客》的编剧殳俏。

  虽然这次《摩天大楼》拍摄现场有陈正道、吴中天和许肇任三位导演在场,但作为演员的孔雁并没有因此感到困惑。孔雁觉得三位导演彼此合作很有默契,每个人提的点不一样,但都能听取对方的意见。“我去拍了20天的戏,每天都是早上五六点开工,下午四五点收工。就是那么快、有效率,很专业。”

  女性题材是吸引孔雁出演的另一个点。作为男性导演的陈正道,在剧中对女性困境有如此深刻的观察和呈现,让不少观众感到意外。孔雁对此很佩服,她觉得好的导演都是雌雄同体的,譬如李安、许鞍华。“他们身体里头住着另一个性别的自己,这样才能有大爱,才真正称得上是艺术家。”

  挑战

  1 将“心理病人”普通化

  《摩天大楼》里每个人都藏着秘密,观众借助剧中警察的眼光看过去,觉得他们都有些古怪,而吴明月是其中最古怪的一位。她足不出户,偏偏写的玄幻小说《祥云幻影录》十分畅销。她常年披头赤脚、蜡黄着脸,穿着波西米亚风的衣服在家里游荡,仿佛下一刻就要拿出水晶球来占卜。这样一个古怪孤僻的人,却跟钟美宝成了好朋友,她们隔着门互相伸出手的那一幕,是全剧最动人的画面之一。

  孔雁看过剧本之后,就很喜欢吴明月这个人物,认为她没有那么白(指单一、苍白)。吴明月不出门,并不是因为宅,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导致她不能出门。孔雁觉得自己能演吴明月,一来她生活中也比较敏感细腻,跟吴明月很像,二来她的年龄段(34岁)也跟吴明月(32岁)符合,生活阅历刚刚好。“我的月亮星座在双鱼,容易想得多,我能找到她(吴明月)在我心里的那种感觉。”

  从医学意义上论,吴明月是一位心理疾病患者(恐旷症),日常通过不停按自动笔缓解紧张情绪,发病时会出现两眼翻白呼吸困难的症状,需要专业人员救治。接演这部剧,孔雁也是第一次听说“恐旷症”,但她并不打算把吴明月塑造成典型性的心理病人,而是想从普通人的角度去靠近吴明月。“心理上的病,有时候就是情绪没有疏通。她看到男友突然死去,陷入了死胡同,越想越觉得内疚。我不想处理得她得了很可怕的病这样子,只是想去柔化它(恐旷症),去拥抱这样一种心理上的不舒服。”

  2 和“男友”的甜蜜戏最难演

  《摩天大楼》吴明月的单元里,她大多数时候都沉湎于对过往的自责,纠缠于心理疾病的痛苦,唯有与钟美宝的友谊会让她感到真的开心和温暖。因为钟美宝的疏解和鼓励,她迈出了自己的家门;为了指证杀害钟美宝的凶手,她克服“恐旷症”带来的痛苦,冲出单元楼拦下警车。但孔雁告诉新京报记者,演吴明月最难也是印象最深的戏,都跟这些表现“痛苦”的戏无关,而是关于“甜”的戏份。

  “印象最深的是演吴明月记忆闪回中,她跟男朋友的甜蜜戏,这场戏NG非常多。如果说这场戏是演两个人争执,那我肯定不用酝酿,说来就来。但是要演甜腻的感觉,那种小眼神、小暧昧的感觉,我的天啊,不会了……”陈正道现场指出甜蜜戏演得不够自然,孔雁最后只能咬着牙上,回想谈恋爱的时候那种感觉。陈正道感慨说,现在的年轻演员演伤心和痛苦都挺在行,怎么一演甜蜜戏就不会了。孔雁因此有所反思:大家都是学表演的,角色在深渊里怎么苦怎么难受,都能表现得很好,但为什么一演甜蜜就容易觉得不自然呢?“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的教育和生长环境吧。对这种‘小确幸’,就是日常小小的甜,不管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的美好感受,我们忘了把它保存下来。只记得天啊,我这个月房贷要还多少、业绩要完成多少!好像平时大家真的不太懂得去享受生活。”

  3 区分舞台、影视表演方式

  孔雁以往甚少在影视剧中露脸,但实际上她是非常成熟的舞台剧演员,出演过多部孟京辉执导的剧作,如《空中花园谋杀案》《初恋》《琥珀》,还演过《呼吸》《如梦之梦》等戏剧作品。孔雁2008年中戏毕业,正好是北京乃至全国小剧场欣欣向荣发展起来的时候,当时“北漂”各方面的压力都不算很大。再加上中戏的前辈有先到舞台上磨炼再去演影视剧的传统,比如章子怡、袁泉都是这样的,孔雁看师兄师姐们都这样过来的,加上自己确实喜欢舞台,就专注于此。

  从专注舞台剧到现在接演影视剧,孔雁坦言一则跟收入报酬有关系,其次是恰好有这样的机会,是比较顺水推舟的选择。在孔雁心目中,舞台始终是滋养她的地方,在舞台上表演跟在镜头前表演不同,没有后期辅助,也没有演很多条剪最合适的一条,而是完全看现场这个演员到底有多少东西,“会有一种被扒光了的感觉”。被问起未来会更侧重于舞台剧还是影视剧,她很坦诚地回答:“我有足够能力解决温饱的情况下,一定会重回舞台再回回炉的。温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自己还揭不开锅的情况下,就有点没必要了。”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