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证身材胡歌三天只喝咖啡不睡觉 桂纶镁像侠女一样仗义

2019-12-11 18:19:17 来源:人民网 作者:滕朝 李妍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摘要】12月6日上映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以下简称《南方车站》),至截稿前上映5天票房1.56亿,已经超过刁亦男导演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的总票房(1.02亿)。

  桂纶镁

  像侠女一样仗义

  桂纶镁饰演的陪泳女刘爱爱,来自导演在写剧本时偶然看到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广西银滩的一个陪泳女,女孩坐在船上,这张照片给刁亦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2018年4月28日开机,桂纶镁大年初九就来到武汉体验生活,住进筒子楼,与语言老师同吃同住,主动去晒黑皮肤,以接近角色。在《白日焰火》中曾有桂纶镁去看老武侠片《侠女十三妹》的情节,这次《南方车站》,刁亦男也表示刘爱爱是武侠女英雄,“刘爱爱没有功夫,不可能施展拳脚,但内在的侠义精神往往是底层江湖这些弱小边缘女孩身上具备的,超出了都市文明人的想象,甚至是我们难以企及的特别传统朴素的道德力量。从这点上来讲它特别古典。”

  胡歌

  像白纸一样纯粹

  作为制片人,沈暘并不避讳选择胡歌有商业上的考量,在刁亦男看来,胡歌本身的忧郁和俊朗非常符合脆弱悍匪的角色,加上他主演电影不多,像白纸一样能够形成非常纯粹的表演风格。电影开机前,胡歌和廖凡联系武汉当地公安局体验生活,练习射击,一起开会,与公安人员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去武汉路演,飞机一落地,胡歌第一个微信就发给了武汉市刑侦大队长:“周泽农又回来了”。片中有一场半裸包扎伤口的戏份,为保证身材状态,胡歌三天只喝了少许咖啡,不睡觉,不断晒灯塑形,让自己留住生理上和情绪上的负面元素。

  制片原则

  电影最大其他往后推

  沈暘看完剧本之后就对刁亦男说,这个戏差不多要有一个亿的体量。导演都惊到了,我刁亦男的电影竟然要一个亿吗?沈暘以制片人的身份给导演仔细掰算了一下,电影涉及3000人的群演,800多辆摩托车,80多场不重复的景,并且,全片80%的戏份是夜戏,因为夏天拍摄,日长夜短,更是给拍摄增加了难度,这些都决定了《南方车站》的体量,不仅是刁亦男最大投资的片子,也是沈暘作为制片人操作的最具挑战的项目。

  在拍摄过程中,作为制片人的沈暘,在资方和导演中间受夹板气,导演经常把沈暘当作资方代表,争吵也在所难免,沈暘经常跟导演说,所有的演员主创,不是只为你一个人拍戏的,他们也有其他工作。但有时资方老板到现场探班,对导演却说,你尽情拍。

  沈暘也始终坚持一点:“一切以电影为最大,其他都可以往后推”。创作上的死磕也导致整个拍摄超期一个多月,但基本没有超支。令沈暘感动的是,所有演员没有因为超期而提出任何附加要求,而是无条件地投入到创作中。

  取景地

  武汉天天变顺拍是噩梦

  片名《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导演刁亦男在剧本阶段就已经确定下来的,南方的浪漫炎热和车站里发生的聚散离别是很多人的记忆,也是有故事会发生的场景。电影最初在广州取景,但刁亦男觉得湖泊众多的武汉更适合拍摄,就把剧组搬到了武汉,5个月的拍摄恰好伴随着武汉最热的夏季。

  在武汉拍摄有很多不可控因素,武汉市宣传部长名片上的slogan就是“武汉,每天不一样”。剧组拍摄前在这儿勘好景,等到拍摄时发现场景没了,导演得重新修改剧本。《南方车站》的剧组驻扎在武汉市藏龙岛,2017年这里曾发大水,天气难以捉摸。就在各种不可预测的条件下,导演刁亦男仍然坚持顺拍,这给制片团队的工作带来很大压力。同一个场景,在两个月之内有好几场戏,一般的导演为了避免转场会一次性拍完,但刁亦男则会按照故事的时间顺序拍摄,两个月之后再返回头来继续拍。“很有可能我就因为这个事情接到律师函了,”沈暘说,比如我们在这块水域上搭了个景,拍完一场戏之后,两个月之后还想用,但当地不可能一直允许我们把景搭在那边。

  3000名群演

  猫眼猫耳是三胞胎

  《白日焰火》中群演最多的是廖凡溜冰那场戏,大概有1000多人,而《南方车站》中各种不同的生态群像,渡轮码头、小偷大会、建筑工地等特别丰富,最大的场面调度需要3000多名群演同时进行,这些群演都是普通群众,工地上的群演都是当地建筑工地上的工人。

  这对制片来说是个特别大的挑战,武汉几乎没有专门的电影拍摄资源,之前也没有像《南方车站》这样地域跨度大、群演数量多的电影在武汉拍摄。3000人次的群演,必须经过导演本人或者两个执行导演确认过才行。

  片中演员表演很真实,与胡歌有很多对手戏的盗窃团伙头目猫眼、猫耳其实都是非职业演员。老二之前在表演进修班学过一些表演,老三是武汉的一个快递员。在现实生活中,两人还有一个哥哥,是三胞胎。老大生活在澳洲,《南方车站》在澳洲参加电影节时,放映的影院就在老大住的房子底下,老大去影院看片时,很多国外观众都把他错认成片中的猫眼和猫耳兄弟。

  80%夜戏

  灯光是拍摄最大挑战

  《南方车站》有80%以上是夜戏,刁亦男表示:“夜戏不仅需要用戏剧性的光把人物照亮,看清演员的表演,夜晚的很多自然光源也非常有魅力,能够强调出那种神秘,黑色夜幕让前景有了舞台化的效果,遮蔽了后景白天杂乱的景物,这些东西都形成了抽象的舞台感,又不会损伤文本。”

  剧组请来了王家卫的御用灯光师黄志明,他也曾在《江湖儿女》中与贾樟柯合作过。黄志明是整个剧组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接近70岁,他对沈暘说,我跟贾樟柯每天工作不超过11个小时,但在《南方车站》每天工作却超过13个小时。沈暘很心疼,每场戏灯光师都是最早到场的,要排线、布光源设备,拍完之后又是最后离开的,要等所有部门走后才能把设备收掉。沈暘从制片人的角度特别感谢他,既有审美,还会考虑到制作成本。

  沈暘印象中有几场戏对灯光部门的挑战特别大,比如胡歌骑着摩托车在堤坝上由远及近,被猫眼开枪打中,掉下堤坝。这场戏是一个长镜头,而现场没有一丁点儿照明,两边都是树林。还有胡歌和桂纶镁湖面上的戏,黄志明总能通过巧妙地布置,将各种不同的日常照明,嵌入到实际拍摄中。

  【导演解析】

  动物

  (在刁亦男电影中,动物是个很特殊的元素:《白日焰火》中出现了楼道里的马,《南方车站》片中在动物园里追捕犯人)过去我们西安的中学有一个逃犯越狱逃跑,全城的警察都没抓到他。后来被捕后他交代一直躲在动物园的大象馆里,两个礼拜时间跟大象同吃同睡。我觉得这个讲人和动物彼此不分的故事很有意思,所以也把它用到了电影里。很多动物旁观另一些更强悍的动物围猎一只更小的动物,就像一个丛林一样,大家都在扮演着动物的角色,人作为动物在极端危险和极端状态下的那种自然的释放。

  隧道

  隧道往往是人最初的记忆,从子宫里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从一片黑暗中看到前面缝隙透出一点儿亮,可能隧道也有这种感觉,通过黑暗的母体初到这个世界上,它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光线变化。

  饭馆

  小饭馆也是我喜欢的空间,比较隐蔽,总好像有故事会发生,而且在城中村的夜晚所谓的公共空间似乎也只有这些地方。

  大棚和哈哈镜

  游艺大棚和哈哈镜是我小时候去看过的,在公园或者城市空场上真的有这样的流浪艺人,展现各种绝技以此谋生,所以一直在我的生活经验里。拍摄时我们发现大棚的影子特别梦幻,呈现出微妙暧昧的影像,非常符合两个人在这一刻奇妙的历程和梦境一样的感受。特别是进到大棚里面,花瓶女孩在唱抒情的歌曲,他们站在一些镜子前面,更让这种梦境成为不真实世界里的样貌。

  情欲戏

  情欲是男女之间交往常常表现出来的某种关系的写照,在这里面两个人各怀心事,又呈现出动物性的吸引,这种吸引也成了他们完成任务过程中必需的环节。在湖面上的黑暗中,湖水似乎把他们同残酷的世界隔开了,他们在黑暗的摇篮里荡漾,经历了短暂的情欲,这个情欲的存在更衬托了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残酷和凶险,因为生命不就是情欲、爱和死亡这个硬币的两面吗?(口述:刁亦男)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