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紧扣时代脉搏的写手 以笔触碰社会议题

2019-09-18 07:56:17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翎翾 字号:T|T
摘要】在当代国产现实题材电视剧的长河里,“编剧六六”的名字不可或缺。人们提起她,总是会想起那一部部曾经打破国产剧题材类型窠臼的生猛力作。《双面胶》撕开婆媳关系的表面和平。

  在成熟编剧圈里,什么编剧适合写家庭剧,什么编剧擅长家庭剧,什么编剧写军旅剧最好看,常常会形成一个“舒适圈”。通常来说,一线编剧在确立了自己的“江湖地位”后,往往后续创作的类型也都在舒适圈内,编剧们为了保证创作水准,也愿意选择自己相对熟悉的类型“接活儿”。但六六却说,自己是强烈好奇心驱动的人格,她最开始写作就是因为自己喜欢表达,又有很强的表述能力,希望“通过写作满足好奇心,解决自己的疑问,获得答案。”写《蜗居》时,六六其实就超出了自己擅长的家庭剧范围,试图通过房子这个切口去介入人们的现实生活。她在剧中展示了一线城市生活的人们对房子的焦虑,有些问题直到今天依然无解。

  2010年,六六将跨界进行得更加彻底,她描写了一个自己此前完全不了解的行当——医护人员。《心术》以神经外科医师的身份讲述了当代社会的医患关系,将当时存在于社会中的普遍现象加以戏剧化地提炼和表达,小说在2011年改编播出,一时间成爆款,并树立了国产医疗剧标杆。2010年9月20日《北京日报》曾刊发评论,“叙述当下就是叙述天长地久,六六的写作显示了她对时代核心问题的把握。人们将房地产、医疗和教育形象地命名为‘三座大山’,六六已经自觉地攀爬了两座。”

  2013年,六六在《宝贝》中提出了“70后”“80后”和“90后”截然不同的育儿观。2016年的《女不强大天不容》,六六把触角伸到了国产剧甚少涉及的媒体改革领域。今年暑期,六六则实现了对第三座大山“教育”的攀登,由她和九玫玉共同执笔的电视剧《少年派》,因为真实反映了当代家庭对高考的教育焦虑,贡献了不少话题,屡上热搜。

  六六说,自己从来不会去写穿越剧,也很羡慕能把历史剧写好的人,因为她自己从来不会编没见过的事,“没有原型的故事我写不了,历史上的人怎么说话我也不知道。当下发生什么,我就把它记录下来。”在六六的故事里,常常因为人物过真或事件发展太虐心而招致不少反对意见。当初《双面胶》播出时,因为剧中婆媳关系被书写得过于激烈,而一度成为“最具争议的婆媳剧”。《蜗居》播出时同样有观众认为剧中海藻的选择过于功利,有强行做戏之嫌,而刚刚播出的《少年派》也被部分观众认为小主人公的感情线“不够偶像剧”。

  “我有时候也会经常检讨自己,会不会在剧里把话说得太绝了?”六六坦言,这样的疑问也曾困扰过她,但等到剧一播出,人们围绕剧情产生的讨论恰恰印证了痛点存在,争议也存在。直到今天,还有观众会在网络上探讨《蜗居》中的原型,感慨剧中人物的命运并非虚构,反而更加让人唏嘘。六六说,自己坚持创作有原型,也用大量真实可靠的调研来保证剧作的现实性,如果因为现实太残酷而对人们有所冒犯就不写,可能算不上是真正有责任感的写作,“如果剧播完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响,人们对你反映的事情毫不关心,又怎么能叫现实剧呢?”

  创作用笨方法,潮水退去不改初心

  因为总是聚焦现实问题,六六几乎每次动笔都至少要做大半年行业调查。写《心术》时在医院蹲点半年,写农民工题材就跟着农民工跑两个月,甚至得了“准肺炎”;写《女不强大天不容》前和全国数十位媒体记者深聊,还拉上女演员海清一起去地方报纸实习;《卖房子的女人》要重写房子的故事,又去蹲点各大城市的中介公司;最夸张的还数最近的一次行业体验,为了写一个中医的故事,她花两年时间准备,又花三年时间脱产学习,去广西读了一个研究生学位,今年刚刚拿到毕业证。

  六六说,因为这次太“入戏”,她一度调侃说自己是因为当编剧太累要转行当中医,“还真的有人信了。”更早之前她还发过宏愿要写金融题材,调研了很久却搁置了,“这个行业大爆发的时候到处花团锦簇,但是等到大潮退去,你才发现很多人是在裸泳。”六六并不遗憾自己为题材所做的准备可能就废掉了,她更在乎如何用“新闻式的写作”记录当下生活,记录身边正在发生的故事。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