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逐梦蓝天》主演张博:为了演好航空英雄 落泪掉发都不叫事儿

2021-08-12 15:53:25 来源:新华网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李煦 字号:T|T

  “这是我泪点最多的一部戏,我自己看剧本看得翻不过去,不是因为忘词,是因为我一张嘴就掉眼泪。”出道至今,张博出演过的影视剧作品有数十部,但《逐梦蓝天》是他流过最多眼泪、掉过最多头发、付出最多辛苦的一部。张博说,拍摄《逐梦蓝天》难度之大,打破了他的演戏纪录。

  刚拿到剧本时,张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演,大到如何开战斗机,小到飞机的一个零件,张博都一无所知。由他饰演的飞机工程师秦天包含了很多历史英雄人物原型,这要求他既要尊重史实,又要在细节上表现出飞机工程师的专业,对于张博而言确实是不小的考验。

  《逐梦蓝天》剧情跨度70余年,张博也要从秦天20岁演到95岁,年龄跨度之大是拍摄这部作品的又一大难点。尤其是角色进入老年后,张博要在语言、形体、眼神的各个细节做到极致,让观众对角色的年纪有信任感。

  虽是科班出身,又有丰富的拍戏经验,但《逐梦蓝天》专业性极强的台词,还是差点难倒张博。“这部戏背词背得也是掉头发。”张博回忆说,剧中阻尼器、大迎角等专业术语,需要剧组请来的航空专家反复讲解,“这其实就是靠背,没有任何技巧。”

  尽管有来自各方面的难度和压力,张博依然觉得,只要能演好这些英雄,让观众看到这些人的奋斗,看到那些艰苦岁月,看到国产飞机的来之不易,“这些就都不叫事儿了”。张博说,希望观众能从《逐梦蓝天》中感受到“国之重器,以命铸之”的深意,希望追剧的年轻人能够记住那些为了祖国、为了航空事业,不畏流血牺牲的英雄们,要把这些精神继续发扬、传承下去。

  为了让观众看到的更真实,我们都拼尽全力

  新华网:秦天是航空英雄,出演专业性如此之强的电视剧,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张博:这是一部反映中国航空工业70年发展的作品,出品方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资料研究学习,当时我们看了一部非常好的纪录片《龙腾东方》,进行了认真地研究学习,同时也翻阅了大量资料,去还原当时那个时代。

  我的角色(秦天)其实包含了很多历史英雄人物的原型,需要尊重史实,所以还是按照从纪录片上了解的角度上来创作,通过这些人物的案例事件,把它们综合起来呈现,这是我作为演员来说,做得最大的一个功课。

  新华网:在你心中,秦天是怎样的人物?

  张博:以前我对航空没有那么了解,这个领域有着特别神秘的面纱。这次我看完剧本后,感触非常深。这些人的流血牺牲,体现了我们这部戏8个字的中心思想,叫“国之重器,以命铸之”。几代人不畏艰辛,前赴后继,把飞机从无到有,从0到1地造出来,然后从弱到强的飞速发展,一步一步实践出属于我们国家自己的飞机,承载了深厚的历史意义,我希望观众们看到这些人的奋斗和那些艰苦岁月,包括国产飞机的来之不易。

  新华网:从飞行英雄到飞机设计师,这个角色涉及到许多跟飞机相关的知识和操作,驾驭起来是否有难度?

  张博:非常有难度。看过剧本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演,因为这个飞机一开始我们是见不到的,包括专业性的一些领域。也是摸索着,在模型里体验,用想象力去辅助表演。为了呈现出来让观众看到的更真实一些,我们都尽力了。

  新华网:由于这部剧的专业性极强,是如何克服台词挑战的?

  张博:这部戏台词背得也是掉头发,但我们有航空专家、有导师,也会给我们讲解。台词的挑战就是背,一遍一遍说着,把它融入自己的日常语言,自然地形成人物的日常语言,其实就是靠背,没有任何技巧。

  新华网:这部作品时间跨度大,如何把握人物在不同阶段的不同状态?

  张博:我曾经演过一部剧《大秦帝国》,是从20岁左右一直演到人物去世76岁,古装戏的造型是能帮助你的。但是《逐梦蓝天》是个现代剧,我们从1949年演到2020年,所以现代剧里不同阶段的年龄感是最不好演的,因为很容易演假了,观众会觉得不真实。

  这部戏对我最大的挑战是老年。老年的特效妆我一共有86场,从85岁一直到95岁,这在身台形表上的难度是特别大的,语言的刻画,形体的刻画,都要传神地表演,这些应该是打破了我演戏的纪录了。从人物上,从剧情上,从表演难度上,对我来说都是挑战。不过没有挑战就没有动力,这部戏突破了我以往扮演的角色,突破了极限年龄的难度,我认为我尽力完成了,好与不好,还是要让观众去打分。

  把“航空精神”继续传承下去,砥砺前行

  新华网:回顾拍摄过程,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张博:这部戏很多外景都是无遮无拦的,从最热的四十多度拍到最冷的时候零下十几度,剧组给我们准备了一个休息的地方。在这里建立了4个月以来我们主创间的情感,这个休息区是一个纽带,我们在这里悲喜交加,发生了很多好玩的故事,一起背词、一起探讨表演,这是我们这些演员一个很强的记忆点,也是灵魂所在地,因为那是我们生活和拼搏过的地方。

  对于戏来说,这是我泪点最多的一部戏,我自己看剧本,看得翻不过去,包括我说不出台词不是因为忘词,是我一张嘴就掉眼泪。

  这个题材太厚重了,不断地在牺牲,不断地和战友、兄弟、姐妹等告别,最后秦天把他最好的战友都送走,只剩自己一个人,去回忆他们一起走过的不平凡的一生。

  新华网:对于跳跃式的拍摄手法有何感受?

  张博:我们是有跳跃的部分,导演当时解释过这个问题,尤其是从我60岁到80岁,是根据一场梦,梦境一样地带入到了80多岁,一下就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有一些不一样的表现手法,但我觉得这更多的是导演(李云亮)的功劳,他以写意的形式让观众观赏的时候觉得是流畅的、生动的、真实的,这是导演的功力,也是他非常厉害的一点。

  新华网:这部作品讲述了航空人的“奉献精神”,你希望年轻观众能够从这部剧中感悟到什么?

  张博:《逐梦蓝天》的中心思想就是“国之重器,以命铸之”,这也就是我们想传达给年轻人看到的,为了我们祖国的事业,为了航空事业,不畏流血牺牲。(希望他们)把这些精神继续发扬、传承下去,砥砺前行。(文/杨光)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