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有好的原创 民谣才能保持温度

2023-01-11 08:00:3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寿鹏寰 责任编辑:李涵 字号:T|T

  “这个世界属于年轻人,但审美并不完全属于年轻人。”

  ——周云蓬

  近日,一档名为《我们民谣2022》的综艺节目,引发了人们对于民谣以及民谣歌手的关注。有着“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人物”之称的周云蓬也受邀登上了这个舞台,从最初排名垫底到后期开始“逆袭”,节目中周云蓬的表现始终牵动着观众的心。有观众甚至评价:周云蓬以一己之力包揽了节目的“看点”和“哭点”。

  近日周云蓬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他坦言,上节目和好友竞演,是为了“抱团取暖”,在民谣当下还处于平稳过渡、不温不火的阶段,希望这档节目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让民谣音乐有更多的受众。

  52岁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对于周云蓬来说,不管知不知天命,他的目标始终没变:创作、唱歌、演出。未来他还想继续未完成的梦想:周游世界,“趁着自己还活着。”

  上节目“抱团取暖”

  面对排名表现豁达

  《我们民谣2022》号称“请来了民谣圈的半壁江山”,参与的音乐人包括陈鸿宇、陈粒、房东的猫、好妹妹、万晓利、小河、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叶蓓、庄达菲、钟立风等。作为“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人物”,周云蓬参加这档特制的“民谣”音综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实际上,最初听到这档节目的名称,再到后来跟节目的编辑聊起相关话题,周云蓬就觉得这档节目“比较符合自己的口味”,相当于“一拍即合”。最关键的是,很多好友包括小河、万晓利、钟立风等都受邀确定参与,还有一些自己喜欢的歌手也参与,“所以就觉得抱团取暖,质量应该不会太差。”

  与其他的音综没有任何不同,《我们民谣2022》依然是一档竞演综艺,有竞演,有排名,有淘汰。最初在一期节目中,90后的房东的猫拿到了第一名,而周云蓬只拿到45分,排名第19。不少观众感到莫名其妙,认为这样的成绩和周云蓬在业内的地位严重不相称。

  在后面的节目中,周云蓬的排名逐渐跃升。对于节目中的名次,周云蓬表示并没有太过在意,“排名我觉得无所谓,都是唱歌,尤其是跟你自己的好朋友们,跟小河、跟小娟比排名,第一或者是倒数第一都是很正常的,我觉得我自己没有很沮丧或者失落。”

  在节目中,周云蓬面对排名和分数,表现得十分豁达,他说:“这个世界属于年轻人,但审美并不完全属于年轻人。”

  周云蓬表示,节目的受众都很年轻,不少是00后,虽然很多时候年轻人占主导地位,但是在审美这方面,未必年轻人就更有优势,“审美是一个平等的世界,比如40岁的人听的音乐跟20岁的人听的音乐,不存在代沟,或者说没有任何区别,还是作品最重要,所以我觉得在审美上其实年龄没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与自己的好友竞演

  压根不会觉得紧张

  极少参加综艺节目,尤其是这种竞技性质的节目,周云蓬却很快适应了那种氛围并且可以毫无压力,在他的意识中,这就如同一场考试,参加考试的都是自己熟悉的人,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即便越往后赛制越残酷,周云蓬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能够以平常心面对。“你是跟你的好朋友们在 PK,所以没有什么可紧张的是吧?比方说小河比你唱得好,这个是在意料之中,或者你比小河唱得好,也在意料之中,大家都不会觉得突然,也没那么多失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在这个舞台上,周云蓬和朋友们一起演出,学习、观摩了其他歌手的演出现场,他觉得这种机会非常难得,并且很有意思,“能够看到小河怎么带着孩子们上舞台,小利(万晓利)怎么玩他的电子乐,玮玮(张玮玮)也尝试了一些新的电子乐器,都挺有趣的。”

  周云蓬已经预见到,因为这档节目,可能会有更多人知道、了解有个叫周云蓬的民谣歌手的作品还不错,听到他唱的《九月》《瓦尔登湖》,他还是个很接地气的诗人。

  现状不温不火平稳过渡

  音综对民谣有推动作用

  “这两年民谣不火了,你们为什么不前两年做?”民谣歌手马飞在节目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观众也会提出疑问,《我们民谣2022》请来了民谣圈的半壁江山,却始终离出圈差点距离。

  周云蓬却说,民谣好像也没有什么更火的时代,现在民谣还处于平稳过渡、不温不火的阶段,“我觉得能这样就不错了,现在大家都不会期望值太高,都会觉得有演出就不错了,或者是有人听演出、有人买唱片,就算可以了。”

  周云蓬坦言,在这种状况下,已经降低了自己的目标和期望值。《我们民谣2022》这档节目,对于民谣会起到一些推动作用,节目中展示的一些优秀作品,会让民谣音乐有更多的受众。

  至于民谣的火与不火,关键在于作品,“我觉得还是要有作品,就会带动这个市场,有好听的歌曲,市场就会越来越好,像《米店》这样的歌,如果每一年出十个八个,保证市场就会被带动得很火爆了。所以要有好的原创作品,民谣音乐才能保持其温度。”

  “知天命”的年纪

  谣着,游着,活着

  1970年出生的周云蓬,已迈入了“知天命”的年龄。

  年少时最喜欢杜甫的《江汉》,“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年长后有感于杜甫的《赠卫八处士》,并以此创作了他最满意的作品《杜甫三章》。杜甫也是周云蓬最爱的诗人,周云蓬认为,杜甫诗中描写的意境,直到今天都不过时,比如“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人生如参、商二星,此出彼没,不得相见,就非常贴合当下的情形。

  “杜甫的诗还是有时代性的,现在读起来也觉得很接地气,《江汉》这首诗就有一种老来漂泊的感觉,虽然烈士暮年,但壮心不已,‘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古来存老马,不必取长途。’杜甫本身很有情怀,而且技术上也很厉害,所以一直把他当做一个榜样。”

  在孔子所说的“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周云蓬说,只要天天有事干,就不用总想着这天命如何,所以天命的问题其实不需要考虑。因为创作本身挺艰难的,思考这一件事就已经不易,可能也没工夫去想有关“天命”的问题。

  “反正不知天命也得往下过是吧。其实这是两千年前的人们的一种标准,我觉得现在其实50岁也不见得会知天命,因为这个天命可能比过去更复杂,所以我觉得还是那么过,反正继续原创,多写歌、多演出。”

  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对于名利,周云蓬也有了不同的注解,现在他很认同古人说的“盛名之下,不可久居”。

  “名利当然是好东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是唱歌赚的钱我觉得这就是应得的。比方你因为唱歌得到了报酬或者称誉,如果太夸张了,你就不舒服了,还可能是一种伤害,叫‘盛名之下,不可久居’,所以名和利恰如其分就可以了,也没有必要排斥。”

  “常年的漂泊,让火车成为我梦中常有的意象,有时买票,或走过车厢连接处寻找座椅;有时在一个清冷的小站下车,坐在刚被雨淋过的长椅上,等着下一班火车到来。”多年前周云蓬在文章《夜行者说》里这样写道。

  多年以后,这样的场景仍然会出现在他的梦里,火车、车票、车厢、小站……周游世界依然是周云蓬想要实现的梦想。

  “多出去转一转,去看看别的演出,看看罗格·沃特斯、枪炮与玫瑰乐队的演出,出去走一走,去旅行,趁着他们还活着、自己还活着。”

  人物简介

  周云蓬,民谣歌手、诗人,作家。

  被誉为最具人文气质的民谣音乐人。

  1970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9岁失明。1980年就读于沈阳盲童学校;1991年考入长春大学特教学院中文专业;1994年毕业,背着吉他去北京唱歌。

  发行唱片:《沉默如迷的呼吸》(2004)、《中国孩子》(2007)、《牛羊下山》(2010)、《四月旧州》(2014)、《瓦尔登湖》(2022)。

  出版书籍:个人诗文集《春天责备》(2010)、随笔集《绿皮火车》(2011)、诗集《午夜起来听寂静》(2017)、随笔集《行走的耳朵》(2019)、小说集《笨故事集》(2019)。

  参与电影:2011年参演高群书导演的电影《神探亨特张》,该片获金马奖最佳电影奖。2016年参演李睿珺导演的电影《路过未来》,该片入围2017年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竞赛单元。2017年为韩东导演的电影《在码头》制作电影原声音乐,该片参加2017年釜山电影节。

  曾获得华语传媒音乐大奖“最佳民谣艺人”“最佳作词人”等奖项;2011年因诗作《不会说话的爱情》获《人民文学》年度“诗歌奖”。

  2009年、2012年策划民谣合辑《红色推土机》《金色推土机》,销售所得用于帮助贫困盲童。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寿鹏寰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