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这七大创作细节 主创为你独家揭秘

2021-10-07 08:48:12 来源:人民网 作者:刘微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1950年,一群英勇无畏的战士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这是一群怎样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这是一个冰雪与热血怎样交融的战场?讲述抗美援朝战争的电影《长津湖》正在全国热映,掀起了大家对历史的回望,共同致敬最可爱的人。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显示,截至10月6日12时35分,电影总票房突破27亿。

  为什么要三位导演一起拍?如何集结热血“钢七连”?影片中“万里江山美如画”、雷公牺牲等“名场面”是如何创作出来的?人民网对话电影《长津湖》的出品人、总制片人于冬,总监制、编剧黄建新,监制、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为你独家揭秘。

  三位导演如何一起拍?

  黄建新:这部电影的特殊性在于,如果不分三个组就拍不完。一个冬天拍不完,就可能要拍两个冬天、三个冬天,想要上映就无期限了。这种情况下我们找了三位导演一起重叠制作。

  徐克:我们三个人一起拍,不是一个分段的东西,而是穿穿插插。除了建新要在三个组之间来回沟通外,我们也要跟演员谈,你有没有理解上场戏和下场戏的关系在哪里。不但我们开会,演员自己也开会。每次收工,所有七连的主要人物都在一个房间一起吃饭,谈他们拍过什么,将会拍什么,导演都跟他们谈了什么,互相了解什么。如果他们有什么想法、疑问,也会提出来跟我们谈。

  如何集结热血“钢七连”?

  黄建新:这次选演员,首先是每个导演根据自己对剧本的理解提出人选,开过好几次会后,我们拿到的演员就是最后一次开会定下的演员,所有人选都到位了。

  于冬:我觉得我们都找到了最佳的演员人选。比如说像年轻的弟弟,第一时间我们就想找易烊千玺来演。像雷公这个角色,在戏里面非常出彩,胡军也塑造出了这样一个电影当中难得一见的,打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兵形象。吴京一开始其实是辞演的。他演过很多军人角色不想重复自己,当时又受伤了。但当我们给他看了剧本,他立马又给我打电话,说还是想演。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动人魅力所在。

  为何设计雷公和万里的“要子弹”戏份?

  黄建新:万里在火车上找雷公要子弹,雷公骗他给了他一堆弹壳,到了战场万里又要子弹,这些都是超贤导演拍的。

  林超贤:胡军饰演的雷公是一个老兵,七连的战士都叫他“雷爹”,所以我觉得新来的万里一定会和“雷爹”发生一些可爱的事情。从万里的角度来说,他是一个新兵,他的新兵程度“新”到哪呢?连子弹有头都不知道。从这里起头之后,万里用子弹头去扔雷公,也挺好玩的,体现两人之间的默契。这个动作也是想让观众缓一下,有一个节奏上的起伏。

  梅生珍藏女儿照片的细节是如何考虑的?

  黄建新:这个细节最早是凯歌提出的想法,我作为监制再找大家一起商量,找到一个合适的点,一点一点把它写出来,将这个想法延续。当时凯歌说,他设想让朱亚文饰演的梅生拿着立功的勋章,还有女儿的照片离开上海,他不愿意留在家里,是怕家里人看见老想他。我们知道这张照片能有重要的作用,就找超贤商量,打仗的时候照片丢了,他要找,超贤提供了几个可能,如何找更好。徐克这边,我们再用梅生与千里的对话,把这个细节连起来。

  为何雷公牺牲时吟唱《沂蒙山小调》?

  黄建新:要感谢一下演员。胡军找我和徐克导演说,他是山东人,在生命弥留之际,能不能从心里头想起最熟悉的东西。那个时候战斗突然停止,他被压在车底下,生命将尽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幻觉一样的《沂蒙山小调》。这不是写实主义的方法,而是一种意象化或者浪漫主义的处理方式。胡军提出这个想法后,徐克导演就找我们商量,把这个拍下来了,结果大家印象都很深刻。

  红围巾的象征意义是什么?

  陈凯歌:火车上女战士给伍万里扔来的这条红围巾,有很强的象征意义。这是红旗的颜色,也是鲜血的颜色。我觉得当意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语言就很乏力,它可以意味很多东西。

  徐克:在设计这条红围巾的时候,我们就想让它成为戏中的一个记号、一个符号,让观众记住。

  如何构思“万里江山美如画”镜头?

  陈凯歌:车门一开见到长城的这个镜头,是我拍的。我觉得有很多含义。首先,它回答了为何而战的问题。为什么打仗?其实为“万里江山美如画”,这是你的祖国。可能不需要讲太多的道理,只要看看这些战士们,他们脸上的表情,你就理解了,这个力量很大。其次,长城是我们的民族象征,每个人心里都有长城。站在车厢里面的这些战士都是血肉之躯,国歌里有句词,“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一幕和歌词是相互呼应的。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