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变身大型KTV 年轻人为啥乐意埋单

2023-10-13 10:42:0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丹萍 沈杰群 责任编辑:李煦 字号:T|T

  2023年的演出市场呈井喷态势,许多城市的周末都被演唱会“承包”了。演唱会百花绽放,而歌迷们也不按套路出牌,创造出了许多新“玩法”。

  比如,“开演唱会不用亲自唱,歌迷合唱给偶像听”。近日,歌手伍佰频繁因歌迷们“代他唱歌”登上热搜,被网友造“梗”无数。即便他回应“这不是事实,我有唱”,但似乎除了他本人,无人在意——毕竟在演唱会结束后,现场观众的歌声依然经久不绝。网友调侃:伍佰本人似乎都不必出场,只要包好场地,发布演出日期,歌迷们就能成功举办一场“没有伍佰的伍佰演唱会”。

  通过热情合唱表达对歌手的喜爱和支持,有渐趋猛烈之势。在今年杨千嬅的MY TREE OF LIVE世界巡回演唱会中,不论是《可惜我是水瓶座》《小城大事》等主打曲,还是《河童》《放烟花》等非主打歌曲,都能引发大合唱;在毛不易《幼鸟指南》全国巡回演唱会中,《平凡的一天》《盛夏》《城市傍晚》等老歌新曲都收获了全场大合唱。

  从跟唱到合唱,观众与演出者的互动感越来越强。另外,在手幅上写想说给歌手的话、打造“星光海”、和歌手共同演绎一首歌等,亦成为接纳度极高的“演唱会仪式”。

  2023年,大家不只是“看演唱会”,而是更深层次、更有互动乐趣地“参与演唱会”。

  从听歌到合唱,关键词是“表达”与“共鸣”

  90后女孩李萌在某互联网公司从事运营工作,她自大三起便开始听演唱会。起初她喜欢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听,“第一次听演唱会,也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喜欢的歌手,所以不希望歌手的声音被干扰,即便自己的也不行”。现在她更喜欢参与到合唱之中,“这让我有一种参与感,在唱歌蹦跳之间肆意感受快乐”。

  十一期间,银行职员周舟和朋友去看了一场演唱会。“我的座位挨着赠票区,那里多数观众并不热情,静静坐着没有合唱。”她表示整场演唱会很冷清,导致观感并不好。不过周舟对这种行为表示理解:“每个人的感受和表达方式不同,合唱与否都是个人选择。”

  对于合唱,刘佳玥则耿直表示不太认可。有一次演唱会,她旁边的观众唱了一晚,声音大还跑调。刘佳玥感叹:“歌手的声音一点没听见,感觉门票白买了。”

  杨千嬅MY TREE OF LIVE世界巡回演唱会出品人、正向文化娱乐有限公司创办人丁子高觉得,在流行音乐文化的氛围之下,听众跟唱互动是一个普遍现象。“很多流行音乐的创作源自生活点滴,容易引起共鸣,从而出现大合唱和跟唱的现象。”丁子高说,杨千嬅的歌曲连接了听众的青春与记忆,当伴随成长的音乐再次响起,一幕又一幕的回忆便会涌来。

  汪苏泷2023“世纪派对”巡回演唱会出品方、大象音乐集团CEO李思睿认为,社交媒体的普及让观众视角成为演唱会的组成部分之一,互动性强,跟唱现象较多。

  “观众真正听过很多遍歌之后,才有能力去跟唱;观众真正有共鸣,才会来到演唱会现场跟唱。”毛不易演唱会出品方、哇唧唧哇音乐事业中心总经理辛志宇分析,能力和选择两个方向都达成,观众才能够跟唱。“对于有的年轻人来说,大合唱其实是情绪的一种疏解。”辛志宇认为,毛不易的很多歌曲就是普通人的情绪观照,在这方面具备优势。

  在很多演唱会中,观众大合唱一般只存在于几首歌期间,而在伍佰演唱会中,合唱几近持续全程。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李姗认为,这具有特殊性,是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伍佰是创作型流行歌手,受众广,歌迷群体庞大,为大合唱提供了人数基础;流行音乐本身就更贴近大众,听众更易于合唱;而且在伍佰成名的年代,网络不发达,大众能够接触到的歌手有限,因此受喜爱的歌手影响力较大,而现在年轻人的娱乐方式更丰富多样,听众对一个歌手的喜欢很难再达到类比伍佰的效果。

  手幅、海报、星光海……让演唱会充满仪式感

  从跟唱到合唱,观众与演出者的互动感越来越强。而从互动方式上,有的人还特别制作手幅,写上想对歌手表达的话语;有的人穿戴特定的服装和饰品,和歌手进行互动……双方的交流模式也更为多元。

  东北女孩单小洮在今年听了两场演唱会,每次观演前,她都会特意购买应援色的衣服和应援荧光棒,提前想好发型,和老朋友约定见面。在入场之前,营造满满的仪式感。

  刘佳玥也会提前制作海报,写上想听的歌曲,希望和歌手在点歌环节互动。她特别提到,她喜欢的歌手和粉丝之间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快歌站起来听,慢歌坐下欣赏,到了某首特定歌曲,要把手机灯打开摇摆,“大家用灯光共同营造星光海,光是看到这个场景就感觉被治愈了”。

  毛不易粉丝李一说,她每次听毛不易演唱会就是寻求一种“打工人狠狠共情”“被他音乐治愈到”的安慰感,以及一种“被懂得”的欣慰。她很喜欢每次毛不易在演唱间隙的聊天环节,以及他和歌迷们对话的氛围。每次听演唱会前,李一还会认真“复习”一遍自己喜欢毛不易这些年来的“时间节点与心情”,然后期待“标记上新的刻度”。

  丁子高认为,现在的观众对于和演出者近距离接触的愿望更为强烈,“其实过往也如此,但因为现在的技术更成熟,所以效果更明显”。例如,观众会自行制作手幅或者高举想听的歌名,来吸引演出者的注意。同时,观众对于演唱会整体观感的要求亦有所提升,“除了感受歌手的演绎,更会欣赏舞美、服装造型、视频、音效等”。

  据辛志宇观察,当前观众对于观看体验、观看感受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主办单位的宽容度降低。辛志宇坦言,观众体验感是做演唱会价值排序的首位。在演出前,其团队会对场馆进行全面排查,例如冷气的温度是否适宜,视野是否有遮挡等。

  “听歌、感受氛围和释放压力是听众看演唱会的主要需求。”在李姗看来,和十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年轻人胆子更大,更愿意表达自己,因此会出现合唱、穿特定服装看演唱会等现象,“这种仪式感不只存在于演唱会中,在足球赛等各个活动都有出现,这是对活动的尊重”。

  真唱是互动演唱的前提,音乐仍是演出之本

  当听众对于演唱会体验的需求增多,互动的愿望越来越强,演出者和主办方正在探寻演出新模式。

  辛志宇说,“国民性”和“温情感”是毛不易的两大特质,“我们希望这是一个纯粹的演唱会,能够给听众带来良好的听歌体验”。在这一理念的基础上,团队对演出进行设计。比如,在互动点歌环节,毛不易根据现场荧光棒的颜色比例,选择演唱歌曲;在520演出当天,使用限定歌单。

  李思睿表示,汪苏泷今年举办的演唱会设置了较多互动环节:在场馆内外准备打卡彩蛋;号召观众携带自己的玩偶来到现场;在演唱《大好时光》时,汪苏泷会停下来演一段情景剧,且每场的情节都不同。

  李思睿认为,演唱会的本质是唱现场和听现场,在此基础上满足歌迷亲眼见到歌手本人的情感需求,同时让舞台更充分地展现音乐、满足观众的新鲜感。伴随娱乐形态的多样化,如何让视觉的效果更加震撼、舞台的呈现更加丰富、互动的形式更加有参与感,这些都是要在演唱会这个载体之上去添加的。

  李姗表示,虽然音乐不容易即兴改编,但互动演唱将来可能会越来越观众主导化。同时,真唱依然是互动演唱的前提,这对演唱者的能力提出较高要求。

  丁子高认为,演唱会不单是娱乐,还是演出者对于音乐的诠释。歌曲是核心,同时需要舞美、造型等各环节的配合,将整个音乐故事呈现于观众眼前。杨千嬅MY TREE OF LIVE世界巡回演唱会在安可的环节,加入了聊天和盲盒选曲环节,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在演出结束后,团队还会通过社交平台收集观众反馈,对巡演进行修改和调整。

  (应受访者要求,李萌、周舟、刘佳玥、李一和单小洮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丹萍 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3年10月13日 03 版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